現在位置 > 首頁 > 網路新聞 > 謝金河:二例若過 窮苦人家沒翻身機會

 
 
謝金河:二例若過 窮苦人家沒翻身機會
 民視
 更新日期:0000-00-00 00:00:00
 
 "謝金河表示,歷年勞資雙方偶有壁貼對立,但從來沒有像這次搞得這麼對立,勞動部端出的「例」,「休」把大家搞得團團轉。起初不知道大家在爭議什麼?後來才知道「例」是例假日是不能上班的,「休」是勞資雙方可?議上班。換句話說,勞動部把過去勞資雙方?商的彈性拿掉了,碰到「例」勞方想上班都不行,假如社會通過「二例」,恐怕窮苦人家想翻身機會都沒有。2016年里約奧運的跳水與水球比賽,因為池水相繼由藍轉綠,引發全球關注。當局一開始說是因為大風天氣,導致壁貼藻類滋生,後來又將原因歸咎於過量的雙氧水。最後經過緊急換水,池水這才恢復正常。 2016年里約奧運,女子雙人10公尺跳台決賽,不只選手超吸睛,底下的水池也意外搶鏡。只見隨著比賽進行,原本湛藍的池水,竟越來越綠,等到比賽結束,已經一片綠油油,和隔壁的水球池形成強烈對比。隔天,原本清澈的水球池也像是被傳染了一樣,逐漸轉綠。奧委會原本說是因為里約近期的大風壁貼天氣,導致水藻快速滋生,水池才會染綠。怪的是,奧運場館附近的私人泳池,卻都好端端的。 里約奧運女子三米板冠軍施延懋:「(之前碰到過嗎?) 沒有。」 里約奧運女子三米板亞軍何姿:「跟平時光是漂白水的味道不太一樣,(會刺激眼睛嗎)不太敢睜眼睛。」 池水變綠第5天,奧委會終於壁貼查明真相,原來奧運開幕當天,工作人員不小心倒了過量雙氧水,導致水中的氯氣被中和,池水才會染綠。當局緊急更換濾水器,並在水池中注入更多氯氣,但幾天下來,池水卻始終藍不回來。為了確保水上芭蕾項目順利進行,當局最後只好將整座水池抽乾,再重壁貼新注水,花了10個小時才大功告成。 中國央視記者:「與跳水相比水上芭蕾對池水的清澈度,有著更高的要求,因為綠色的池水會影響到裁判,對水下部份的評分。」 現場觀眾:「像是有人在水池裡放了一盞綠燈,所以變成綠色的,(那你比較喜歡綠色還是藍色的水池),綠色的。」 綠色池水意外博得讚賞,但奧壁貼運專用池水變色,這還是史上頭一遭,也讓里約當局臉上無光。 謝金河提到,在國際上,體力勞動者與非體力勞動者有不同規範,前者領時薪,後者是責任制。台灣人人都在說新經濟,可是掌握決策的官員卻停留在18世紀工業革命時代壁貼的舊思維,如何解決勞資爭議的問題?《勞動基準法》已經32年了,台灣產業發展風貌已改變,目前適用的產業《勞基法》的產業不到20%。 謝金河強調,台壁貼灣過去的經濟奇蹟因為全民打拼的彈性,現在林全要勞工多休息,「不小心就會變成永遠休息」。他指出今年Adidas及Nike全力投入用機器人製壁貼鞋,過去像寶成僱用百萬勞工的時代很快結束,這些壁貼一線大鞋廠,未來「人類勞工」恐怕剩下不到1╱10。面對這個巨變時代,勞動部若用舊思維來壁貼解決勞資爭議問題,受害的最後仍是勞工。"